金融经营的是风险,风控能力决定着一家金融机构和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控制金融风险的能力,也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

 

中国自1978年改革并逐步实行市场经济以来,从未发生过一次经济危机。在融入全球化过程中,尽管受到外部的冲击,我国经济韧性依然强劲。

 

穆迪下调评级后 中国经济稳步增长

 

回顾2017年,世界级权威的评级机构穆迪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从Aa3下调至A1。穆迪认为降级理由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债务的增加,另一个就是供给侧改革。按照西方经济理论的逻辑,中国经济在2017年在高企的地方债和供给侧改革带来的经济增速下降的挤压下,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将可能出现大面积违约情形。这一事件在当时给国内外投资者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在市场上一度引起恐慌,因为这是27年来穆迪首次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图片1.jpg

 

2020年,全球经济受疫情严重冲击的情况下,我国财政收入下降3.5%为18万亿元,但这一数字仍远高于2万亿元的偿债规模。至于外部债务,根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数据,截至2020年9月末,我国全口径(含本外币)外债余额总计为2.29万亿美元,短期外债余额约为1.3万亿美元,其中贸易信贷占比最大。我国外债主要指标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以内,外债风险总体可控。

 

在经历穆迪评级后的几年时间里,中国经济和主权信用经受住了全球经济下行周期、贸易保护主义叠加全球新冠疫情的多重冲击而迸发出更强的活力,并在2020年全球经济大幅跳水的情况下实现正增长,恐怕这也是西方评级机构始料未及的。现在看来,穆迪下调中国信用评级几乎成了一个笑谈。

 

政府+市场的体制优势 托底经济和金融

 

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论述,导致每次经济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性与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中国在融入全球化过程中,尽管受到外部的冲击,但经济韧性依然强劲。这就是植根于中国土壤的特有的政治经济体制所产生的特殊效果,在经济层面主要体现在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托底的物质基础,一个是保证经济正常运行的金融体系。

 

图片2.jpg

 

首先是托底的物质基础,国有企业托底民生。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源通过价格和供求关系实现优化配置,然而在全经济领域,既有市场不能触及的领域,也有市场起到负面作用的地方。比如粮食供应和粮食价格,比如救灾急需物资,这个时候就需要统一的行政手段来实现最佳配置。

 

在中国,隶属于政府部门的国有企业,扮演市场的中流砥柱、压舱石的角色,预防市场机制的负面影响,在市场机制失灵情况下,通过释放库存或者收储的市场行为发挥平抑物价、防止谷贱伤农的作用。这是以私人所有制占绝大多数的国家所不具备的条件,因为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的是资本的本质属性。

 

2020年全球各国应对疫情,同样是采取封城的措施,中国和西方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效果。封城后,在市场停摆的时候,中国政府调控发挥统一协调、顾全大局的作用。而美国纽约难以下达封城令,物资供应、交通等都会陷入瘫痪的状态,缺乏强而有力的全国统一调度制度,单个城市在大灾大难面前很容易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

 

其次是全国一盘棋的金融体系,保证经济正常运行。自十八大以来,中央就将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作为的金融工作的底线(西方评级机构的动作确实让我们保持了警醒),这种底线思维是政府信用的政治保障。

 

在贵州某地级市的财政暨债务风险防范化解工作会议简报上,我们看到这样的内容:“全市财政部门上下齐心、拼尽全力,压实责任、强化调度,争取支持、强化联动,打好化债工作组合拳,较好完成了省下达的化债任务,千方百计守住了债务风险底线。”政府像珍惜生命一样珍惜本地区的信用,这背后稳定的是人心,联结的是地区民生,关乎的是未来发展。

 

守住城投债就守住了风险的底线

 

经历了近几年金融市场的风声鹤唳,市场对城投的信仰从未被打破。在金融市场打破刚兑的大背景下,众多债券中只有城投债“零违约”,稳如磐石。主要原因在于,城投的公益性在于城投承载着一个城市的基础交通设施建设、民生市政工程建设、城市能源供应城投业务,以公益性为主,不追求利润最大化,发挥着托底民生、托底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相比于其他债券更稳健、风险更低。

 

图片3.jpg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城投不仅是地方治理的一环,也是政府投资、调节地方经济的重要平台。这样的特殊角色注定了城投债能够进一步缓解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和实体经济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在金融产品的风控体系中,道德风险是非常难以把控的。为把控城投债的道德风险,这些年国家出台的官员终身问责机制有效制衡了道德风险。中央出台政策对所有政府债的偿还责任作了明确的规定,绝不允许新官不理旧账,绝不允许任何一个地方政府影响了整个政府层面的信用, 将道德风险的控制提到了国家层面。

 

在中国特有的政治经济体制下,为提高以城投为融资主体的政信债的安全性,美狮贵宾会注册提出以“四国理念”为指导设计的政信产品设计模型,以“国资融、国资建、国资管、国资还”为核心理念,做到借款人、融资人等各交易主体不缺位,市场风险也因是政府公益类项目而大大弱化。

 

中国农历新年,是全体国民最向往的幸福团圆的日子。面对全球严峻的疫情及复杂的经济环境,我们却淡定从容,因为背后是有担当的中国政府。

 

【编者按】作为国际政信金融深化服务专家,美狮贵宾会注册响应国家号召,整合国家级院校资源及顶级智库资源,在政府主导的环境下,积极将社会优质资本引入到基础建设中去,为推动国家经济发展贡献力量。